“裸跑弟”本科自考结束,听听“神童”自己怎么说

2020-08-05 14:03:09 作者: “裸跑弟”本

摘要:“厉不厉害是成人世界的事,关键是孩子自己如何看待这些看上去很牛的事。”

这些天,何烈胜成了“祥林嫂”。铺天盖地的舆论堵在他心里。

52岁的他像个孩子一样较真地搬出一摞摞资料,说:“这个简历绝对是保守了,不是吹牛,更不是作假!”

他口中的简历,指的是最近在网络爆红的一份——

“1岁徒步暴走,2岁攀登南京紫金山,3岁在雪地里裸跑,4岁参加国际帆船比赛……10岁一年内通过了20门自学考试课程,11岁南京大学毕业,12岁准备同时读硕士和博士。”

简历的主角是何宜德,自3岁在雪地裸跑的视频被传播后,他更广为人知的名字是“裸跑弟”。而何烈胜则被称作“鹰爸”,是此后这份简历的主导者。

何烈胜搬出一摞摞资料。王潇 摄

有人质疑自考专科一年只有18门,如何考到20门?何烈胜就下载了成绩单,一门门划给记者看,“专科一年是只有18门,但他们想不到我们是专科本科同时读的。”

只是,人们真的只是在较真数字吗?事实上这些年,外界对何烈胜教育方式的质疑从未停止。

在一篇质疑“鹰爸”的文章后,一则评论写道——“厉不厉害是成人世界的事,关键是孩子自己如何看待这些看上去很牛的事。”

我们决定去问问这个12岁的孩子。

中心

这一天的序幕,以是否要带何宜德去旁听一个路演拉开。

何烈胜寻到一个机会,可以带何宜德见识一下创业项目路演。但妻子何龙会不愿意,因为几天后就是本科自考的最后3门。

“你自己想去吗?”记者问一边的何宜德。

“当然想啦!”他吐了吐舌头,钻出了门。他早就习惯了这种争执。

4年前何烈胜将这里租下,创办鹰爸公学。如今字样已被抠去。王潇 摄

飓风的中心总是平静的。

7月23日,南京东郊紫金山脚下,几间农民住房五彩斑斓的外墙已经褪色,“鹰爸公学”、“小鹰学飞 成长革命”等字样只剩轮廓。4年前何烈胜将这里租下,花100多万元整修,创办鹰爸公学,对标英国的伊顿公学,但2018年因不符合办学资质被叫停。

2楼房间,何宜德就坐在桌前自习,黑色短袖T恤、短裤、运动鞋,看上去挺结实,听到声响,抬头便是清脆一声问好。过去几年,他就在这里自学、玩耍、备赛。客厅里一整面墙都是他参加机器人比赛获奖的奖状奖杯。

客厅里一整面墙都是何宜德参加机器人比赛获奖的奖状奖杯。王潇 摄

总体而言,何宜德不是一个爱说话的孩子。虽然他的父亲创造了很多让他开口的机会,如接受采访、参加演讲培训、公开发言等,但他都是尽量简要地回答。

不过记者来访前两天,网上争议最猛烈时,何宜德还是“气坏了”,主动跟父亲说想发微博。何烈胜表示支持,他于是连发两条:

一条感谢大家的关心,“其实我也没什么成绩,也更谈不上成就。从小我爸爸就对我严格要求,以及走了一条不同寻常的路而已”。另一条描述了自己的早产经历,“经过医生的治疗和在我爸爸的训练下,现在的我,身体很好”。

发过微博后,他感觉内心平复了,“不想再看评论,应该都是批我的吧,不过现在觉得没有那么重要了,这些事我确实做了,就不用去管他们怎么说了”。

某种程度上,这是一个在质疑声中长大的孩子。

出生时早产,被评估可能脑瘫,离开保育箱的第10天,他就被父亲置于25摄氏度的水中游泳,游泳馆工作人员说何烈胜神经病。

2岁时,父亲带他爬紫金山,全程自己爬到山顶,回家时下了车,他太累了,哭着要抱,父亲坚持不抱,也不让母亲抱,在邻居的围观中,他硬是手脚并用爬回家里。

3岁他们一家在美国纽约过新年,恰逢大雪,他被要求在冰天雪地的街头裸跑,穿着黄色小短裤的他令人揪心地哭喊:“爸爸,你能不能抱抱我!”爸爸不仅不抱,还让他往雪地里趴。视频让父子俩一夜爆红。有记者采访他,“讨厌爸爸吗?”他笑嘻嘻大喊:“讨厌!”“最想干什么?”“睡!玩!”还是天真地笑,一边转着圈。

 1/4    1 2 3 4 下一页 尾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