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华老字号“上下求索”路漫漫

2020-11-20 08:43:52 作者: 中华老字号“

近日,中国全聚德(集团)股份有限公司发布了三季报。2020年前三季度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.16亿元,同比减少56.71%,实现归母净利润-2.02亿元,同比锐减484.40%。前三季度的净利润亏损额几乎相当于2017年及2018年利润总和,是全聚德自上市以来交出的最差成绩单。

作为拥有156年历史的知名老字号上市企业,全聚德的低迷早有信号。2013年至2019年,全聚德年营收一路从19.02亿元降至15.66亿元,归母净利润也从1.10亿元降至0.45亿元。即使全部菜品价格下调10%-15%、取消所有门店的服务费,也难挽颓势。

全聚德的发展瓶颈,其实也是一众中华老字号企业面临的共性问题。

老字号的压力

据统计,目前,全国经商务部认定的中华老字号品牌有1128家,其中上市公司约60家。阿里研究院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,这些老字号只有10%蓬勃发展,大部分处于惨淡经营或持续亏损状态。

三季财报数据显示,报告期内太安堂营收达8.86亿元,较去年同期的9.72亿元下降8.91%;净利润达1409.53万元,比去年同期大跌59.97%。报告期末,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为-1471.68万元,比去年同期暴跌113.35%。

即便是势头强劲的酿酒行业也难逃厄运。古越龙山2020年1-9月营收下降超30%,其2018年提出的营收“三年翻番”目标恐搁浅;水井坊前三季度营收下降26.58%;老白干酒前三季度营收净利双降,陷入多重困境。

此外,“老字号”企业南宁百货前三季度净利下滑943.73%。而同为老字号的狗不理,已经从新三板摘牌。无论是食品、医药、酿酒还是商业百货,众多老字号都面临着“衰退”的艰难局面。

老字号的困境

老字号创造了繁华经历了变迁,也承载着丰富的文化内涵,本身就是历史积淀的一个经典符号。风雨沧桑之后,许多老字号却无法在现代重振辉煌。把脉治病迫在眉睫。

中国商业史学会老字号专业委员会副主任赖阳认为,体制机制问题是困扰很多老字号发展的内部原因。王麻子剪刀就是最典型的例子。进入21世纪,始创于1651年的王麻子剪刀一度经营困难,负债率高企,不得不关闭旗下一家工厂。作为未能及时启动改革的老字号,王麻子没有建立现代企业制度,企业发展陷入瓶颈。

“目前,我国老字号企业受困于四大问题。”中华老字号振兴计划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尹杰认为,一是体制和观念滞后,阻碍老字号的改革创新;二是产品和技术陈旧,制约老字号的价值提升;三是资金短缺、人才流失,降低了老字号的发展活力;四是现代品牌意识淡薄,无法发挥品牌优势。

对此,北京一得阁总经理王杰深有体会。老字号一得阁是生产出世界上第一滴墨汁的企业,如今企业最大的痛点不是行业的竞争,而是人才的缺乏。王杰说:“我刚到一得阁工作一年,来的时候一得阁职工平均年龄53岁,30岁以下的一个都没有,这样的人员结构使得企业后劲儿不足。”

值得注意的是,对消费主体转换聚焦的缺失也是老字号的薄弱一环。当前,以90后、00后为核心的年轻消费群体,对产品新颖、消费便捷度、消费潮流感的追求远在企业“老”与“不老”之上。老字号响应市场的速度和程度,也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消费者的接受度。

老字号的突围

穷则变,变则通,通则久。改革创新是老字号焕发新活力的必由之路。

枸杞拿铁、山楂陈皮美式、益母草玫瑰拿铁……今年7月,老字号同仁堂以“中药材”概念跨界入局咖啡+烘焙市场,这家“同仁堂知嘛健康”餐饮体验店定位于“通过在线下设立超级体验店,为现代年轻人提供亚健康一体化解决方案的平台”,它以独特的产品吸引着众多慕名前来“打卡”的年轻消费者,成为“网红店”。面对传统中药业务增长乏力,同仁堂跨界布局的尝试是成功的,目前“知嘛健康”在京已有3家门店,并计划未来一年在北京将门店扩张至300家。

产品创新只是老字号迈出的第一步,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表示:“总体看,老字号企业进入信息化时代,紧跟数字化浪潮的脚步,借助数字化管理手段和工业互联网平台等改造传统商业模式,是必须要迈出的一步。”

 1/2    1 2 下一页 尾页